在淘宝上当锦鲤高考生准公务员都下单

上个月,乔俊刚高考完,他第一志愿填的浙江大学,前段时间放榜,他被刷下来了。

小伙子最近心情一直很低落,连续失眠了一个多礼拜,他甚至担心自己的第二志愿也会被刷下来。“但分数线其实已经过了。”

凌晨1点,他拨打了一个神秘电话。在电话那头,跟一个陌生人聊了一个多小时。

电话那头的年轻人,叫程亮。

他开了一家淘宝店,专门上架“高考祈福”。

乔俊的同学就在这家“锦鲤”店里下过单。“有个同学考试前去祈福,结果进了清华。”乔俊当然不信这些。

但到了这个时候,他想去买个“锦鲤”订单,说不定能让心情舒缓一点。

就在高考之后,填志愿之前的这段时间里,程亮的淘宝店,每天都有近2万个人“进店浏览”。“摆在平时,大概只有百来个人会进店吧。”

这2年,几千名考生在程亮店里,花1.11元“吸欧气”,祈祷自己考试顺利。

考上清华大学

谢晨第一次对“祈福”这个词有印象,是在B站上,他喜欢开着弹幕看真人秀节目。

那次,他看一个韩国的综艺节目,平时粗心的主角需要算好时间和距离,往狭长的管道里投放钢珠,最后,钢珠稳稳地掉进了正在轨道上行驶的玩具火车里。那一刻,弹幕里瞬间飚出成百上千个愿望:“考研必过”“高考考上一本”“面试成功”……


“大家看到这种逆袭的游戏,都觉得主角幸运,希望能蹭一下他的好运气。”

谢晨是艺考生,初中开始,他就在家里的安排下学美术,趁着周末的时间去画室学习。那时起,他的目标就很明确,“我要去清华的美术学院。”

但高考的第一天,他就崩溃了。“数学太难了,我复习的内容全都没考。”出考场时,他觉得自己“完了”,感觉去不了清华,6年的努力就要白费。

晚上,谢晨睡不着。他在程亮的店里下了单,跟他聊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早上,程亮还特地给他发了条短信。

半个月后,谢晨把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网页截图给了程亮。

看到“清华大学”几个字,程亮吓一跳,“他那天那么失落,没想到学校比我的,好多了。”

今年6月,程亮从西安的一所大学毕业,回到老家湖南长沙,也带回了他在西安开的淘宝店。

2年前,正在准备大二期末考试的程亮,在淘宝店上架了一个“祈福”链接,希望自己能顺利通过考试.

他把祈福链接标价1.11元,然后找了一张孔子的图片,标题就是“祈祷考试能过。”

没想到,真的把这项另类的生意做成了。附近很多学校的学生都纷纷来他这里下单。

程亮把不同的“愿望”,都做成了分类选项。去年,很多人在考试前,都会转发杨超越的锦鲤图片,来祈祷自己碰到好运气。程亮也把锦鲤做成了祈福链接,“超越保佑通关”、“锦鲤突破人气”、“全能好运连连”、“至尊无敌逆袭”,运气的程度加深,价格也从1.11元到9.99元之间不等。

高考后,慕名而来的考生翻了200倍

程亮店里一年中有两个高峰期:一个是高考前,另一个是高考分数出来后,填志愿前。

今年6月22日以后,全国各地的高考分数都陆续出来了。之后几天,程亮店里来咨询的考生翻了200倍。那段时间,正是填志愿的关键时期。很多人带着忐忑来下单,希望能被自己理想的学校录取。忙的时候自己顾不过来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

去年高考的前几天,程亮发现,店里的订单累计起来有60多个。自己忙不过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他一看收获地址,全都写着深圳宝安区的某一所高中。

他询问才得知,那个班上有一个同学在高二的时候,买过他的“祈福”,后来在高考前,动员全班同学都跑去下单了。

做“锦鲤祈福”两年多,有3000多个人在他这里下单。除了考生之外,还有“考公务员”、“考驾照”的人。他们在评论区祈福,就像在弹幕里刷愿望一样。

“还有一个小时,上海高考查成绩,保佑我能被第一志愿录取,拜托了。”

“希望明天的英语考试能过,后天的心理考试可以过,拜托了。”如今,程亮每天都要花1-2个小时陪买家聊天,“见缝插针地聊。”

他已经开始工作,他的闲暇时间,基本都用在了淘宝店上。自己照顾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处理日常接待工作。有时候,碰上因为考试情绪比较低落的人,他除了聊成绩,还会分享自己的高考经历,聊聊彼此所在城市的美食和风景。

2年多来,程亮没有收到过一个差评。有时候也会碰上买了链接却没考过的人,但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好评。

他们也很清楚,我并没有做什么。”程亮说,他只是考生求学路上的加油站,“他们本身很努力,我只是推了一把,给他们积极的心理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