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上百万靠直播还清债务年入50万

“春城”昆明附近的笔架山,是当地食客的采菌圣地。雨季过后,当地人经常挎着竹篮,采集松茸、松露、牛肝菌,回家煮一顿野生菌火锅。

谢巧灵对云南最初的记忆,就是在山上生烤的那一顿野生菌。那天,她和黄佳带上火和盐,在笔架山上拢起一个小火堆,烤了几串野生松茸来吃。两人在创业论坛上认识,约定在昆明闯出一番天地。谢巧灵当时不知道,一生的失败与成功都从这里开始。

85年的谢巧灵是福建安溪人,最初来到云南,是为了做普洱茶生意,却在一年内赔光了积蓄,背上一百多万的巨额债务。她曾逃到人迹罕至的西藏村庄,决定用十年的人生来还债。

电商的力量缩短了这个期限,六年以后,她通过淘宝直播还清了所有债务。八年后,她拥有了第一家天猫店铺。

输光遗产,背负百万债务

黄佳领着参观昆明郊外普洱茶山的时候,谢巧灵以为看到了希望。在梯田上种植的普洱一层层地向上蔓延,只不过到了半山腰就被云雾遮蔽了。在老家做了两年汽车售后以后,谢巧灵鼓起勇气带着母亲留下的全部遗产来到昆明。她9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留下二十几万的财产。临终时,母亲希望谢巧灵用这笔钱买点好吃的,而今用这笔钱违背了亡母的意愿。

好在黄佳已经帮谢巧灵联系好了出路:普洱茶成熟以后,这批茶叶将采摘运送到工厂进行深加工,再通过福建海关出口到美国。黄佳还说,那个美国客户很爽快,已经预付了两万美元定金,她可以把这笔钱拿出来交付加工费,这样压力会小一点。

独赴云南做茶叶生意,在谢巧灵的家族显得相当“非主流”,她整个家族都是做南北干货生意的,父亲不能理解谢巧灵为什么不帮衬家里,要到云南那蛮荒地方去创业。听到女儿的决定,父亲只是摆了摆手,“折腾吧。”

谢巧灵没有退路了。几个月后,成熟的茶叶被收割了,谢巧灵把二十多万元付给了加工厂,每天没日没夜地跟进茶叶炒制、清理和分装,她知道,这个杠杆太大了,只有这批茶叶成功出货,才能付清拖欠工厂的尾款。

买下那一山茶叶的5个月以后,两集装箱茶叶终于运出了厂。黄佳打电话来说,晚上可以吃一顿云南野生菌火锅庆功。这一天,谢巧灵早早来到了彩云北路的一家火锅店,却再也没有打通黄佳的电话。

黄佳和那批远渡重洋的茶叶一起消失了,留给谢巧灵的只有破碎的茶叶梦和一百多万的债务。

 

躲到西藏偏远小村,不如好好活下去

谢巧灵没脸回福建老家,她去了西藏。

催债电话日夜不停,谢巧灵索性关了手机,再开机已经是三个月以后,工厂的人一度以为这笔钱追不回来了。

谢巧灵用剩下的钱租了一辆越野车,买了水和干粮,沿着川藏线一路向西而去,也许人迹罕至的地方还有她的容身之地。走的时候,她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回来。

越是往西,公路两侧的村庄与人烟越少。到了西藏境内,经常在两个加油站之间遇不到人影,只有成群的牦牛在巨大的云影下游荡。空气越来越稀薄,好几次,谢巧灵出现了高原反应,只得把车停在路旁,那时她曾想,就这样悄悄地离开人世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距离拉萨还有200公里的时候,谢巧灵把车子拐进了一条小路。拉萨也是一座繁华都市,她怕容不下自己。

向南开了200多公里才抵达一座村庄,村里藏汉杂居,许多带着高原红的孩子围着车子看外来的姐姐。谢巧灵在这里租了一间破旧的土房,一天10块钱。

村民们不大关心谢巧灵的来历,见面以后,就点头微笑。漫长的白天,谢巧灵就坐在们口看孩子们玩耍,有一个叫赞吧的藏族孩子还和她成了朋友。赞吧的父亲是个牧民,母亲瘫痪在床,每天除了照看母亲,赞吧就在外面跑来跑去,每天有使不完的快乐。

有一天,赞吧穿着脏兮兮的破衣服跑出来玩,谢巧灵问他,为什么生活这么困难还这么高兴。

赞吧回答,在我们这里,能好好活下去就很值得高兴了。

第二天早上,谢巧灵驱车返回昆明。

谢巧灵说,这座村庄好像存在于时间之外,她至今不知道村庄的名字。

 

用十年的时间,替自己救赎

工厂负责人看到谢巧灵主动找来了,先是一愣,最后还是尴尬地用一次性纸杯给她泡了杯茶。

谢巧灵说,她要还清债务。

负责人问,要多长时间?

谢巧灵咬咬牙说,最多十年。

负责人轻蔑地笑了。这一年是2011年。

昆明人有一句俗语,中国的昆明,世界的螺蛳湾。螺蛳湾是云南最大的百货批发中心。当天晚上,谢巧灵用最后一点钱收购了一点干菌,在螺蛳湾附近摆起了一个地摊,一边警惕地留意城管,一边认真地卖货。谢巧灵回忆,为了保住这一点干菌,她要在和买家讨价还价的同时扯住地摊的两个角,以便随时包起货物逃跑。

一周以后,谢巧灵结清了房租;半年以后,在螺蛳湾的一幢百货里有了自己的摊位。

五年后的2016年,谢巧灵终于在昆明有了一家自己的野生菌实体店,开业庆典那天,谢巧灵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趁着鞭炮轰鸣的掩盖,躲到角落里哭了一场。这一天,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说来云南没有后悔,还让叔叔们来考察一下野生菌项目,看看能不能加入家族生意。虽然离还清债务还很远,但谢巧灵的蹉跎岁月总算有了意义。

2017年刚入驻淘宝时,谢巧灵并没有看到重大转机,只是想作为实体店销售的补充。她经常自嘲自己是个“网盲”:不会拍照、不懂电商营销、甚至连发货也不怎么会。做网店,就是重在参与吧。前期自己忙不过来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

一开始,谢巧灵将淘宝店的事务交给店员打理,自己经常到隔壁店铺去串门。没有时间打理店铺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每天下午三点钟,都有快递员到隔壁店铺收走二、三十个包裹。谢巧灵每次回来都忍不住埋怨店员没有把淘宝店经营好,有一次,小姑娘实在忍不住,就嘟囔了一句,人家是开了淘宝直播的。

谢巧灵研究了一下淘宝直播,就又忙了起来,每天播十个小时,介绍羊肚菌、松茸、牛肝菌等云南菌类的吃法和功用,和她前几年在螺蛳湾卖货时做的工作一样,只不过每天比那时多喝两瓶矿泉水,还是觉得嗓子疼。

这年年底,谢巧灵略略一算,淘宝店销售额一共50万元,足够结清剩下的债务了,比预期还早了四年。

谢巧灵回忆,收到所有还款以后,那个工厂负责人嘴上还是不饶人,嘟囔着说了一句,还是问家里要钱了吧。

谢巧灵没理会,头也不回地走了。

接触电商两年以后,谢巧灵又开了一家专卖三七的天猫店铺。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就选择淘宝外包客服负责接待工作。这让她时常想起,最困难的那段时间,西藏村庄里一张张坚毅的面孔,那个西藏小男孩应该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吧。

谢巧灵接下来计划在淘宝店引入藏红花这个品类,正在西藏寻找供货地,她想重新找到那个西藏村庄,引导当地村民种植,这样说不定能帮助那里的人们更好地活下去。

如果计划能实现,就是对曾经救赎自己的村庄最好回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