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斯里兰卡8000个果冻包成当地学生的防恐书包

肖浩是河北白沟一家箱包厂的老板。不久前,肖浩接到了一笔特殊的订单——为斯里兰卡的学生定做8000个透明书包。

在1688上开店几年来,他从来不缺国外的订单。但眼下的这笔订单,却非常特殊。

上个月底,斯里兰卡连续发生了8起爆炸。爆炸案总共造成了253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斯里兰卡当局调查发现,爆炸案的袭击者正是背着装有炸弹的双肩包,一步步走向密集的人群。事故之后,街上所有背着双肩包的人,都可能被警察拦下来查看背包。为了能让当地的孩子安全、放心地上学,政府想到了定制一批透明书包的办法。

通过1688网站,肖浩接到了这笔订单。

刚刚过去的十天,肖浩厂里的机器疯狂地运转。他带着100多位工人日夜赶工,每天睡4个小时,提前一天赶制出了8000个透明的学生书包。

 

爬山爬到一半,接到紧急订单

那天下午,肖浩正在休假。他和朋友正在河南驻马店的嵖岈山登山,刚爬到半山腰,肖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家深圳的贸易商。受斯里兰卡政府所托,他在1688上寻找能做“透明书包”的工厂。从肖浩的店铺里找到联系电话后,他直接就打了过来。

对方语速很急,问肖浩能不能做一款“果冻包”,要8000个。肖浩一听到数量,立马就激动了,“这个订单不小。”

肖浩还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对方:“你确定是8000个?”

“是的,一个星期能好吗?很急。”

肖浩在心里盘算着,就算他立马赶回保定,给包包打板,需要2天;再把样品寄给客户,快递需要2天;等客户认可了,还要再买材料,回来裁剪、缝制,这些都需要时间。

“就算工厂全力生产,一天最多只能生产2000个包包。完成8000个,最少需要4天时间。”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

肖浩寻思着,平时差不多的订单,都要一个月的工期,压缩成一周时间,太赶了。对方见肖浩在犹豫,啪一下就把定金给打过来了。

最后,肖浩跟对方商量,最迟5月15日,一定要出货。

对方只提了两个的要求:一是一定要透明;二是款式上,要简单、实用一点。

挂掉电话,肖浩立马就下山了。他一个人开了10个多小时的车,回到保定的工厂。

一开始,对于这笔来自斯里兰卡的订单,肖浩并没有太在意。

几天后,在白沟箱包工厂老板们合建的群里,他看见同行们在相互提醒:“大家可以多做一点透明的双肩包备着,最近斯里兰卡那边大量要货。”

也是在这一天,肖浩在新闻上看到,“斯里兰卡爆炸后,政府要求学生必须背透明的书包上学,斯里兰卡的企业生产能力不够,纷纷向中国白沟的工厂下订单。”

肖浩恍然大悟:“原来,我做的透明书包,是和斯里兰卡的爆炸案有关!”

 

斯里兰卡的恐怖袭击

时间倒回到4月21日,这一天,是西方的复活节。

从早上8点起,斯里兰卡全国连续发生了8起爆炸。包括首都科伦坡等地的2处教堂、4家酒店、一处居民区。第二天,又发生了9起爆炸。

虽然,这起恐怖袭击的嫌疑犯已被抓到,但人们失去的亲人无法挽回。爆炸案总共造成了253人死亡,500多人受伤。

政府立刻采取了紧急措施。23日,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警员取消休假,全国范围内实行宵禁。同时,斯里兰卡全国100多万名学生暂停上课。

斯里兰卡当局调查发现,爆炸案是由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实施的。袭击者背着装有炸弹的双肩包,一步步朝着人群集中的教堂走去。

事故之后,街上背着双肩包的人,都有可能被警察拦下来查看背包。

5月6日,是当地6年级以上学生的开学日,小学生们也在5月13日返校。学校为了保证安全,要求所有的学生返校时,必须使用透明的塑料书包。

“学生背着透明的书包,里面的东西可以一览无余,这也是为了防止有恐怖袭击者,将炸弹或者危险物,放到学生的书包里。”

一时间,超市里的透明书包全被家长们抢购一空。但是,还有部分学生没有买到透明书包,斯里兰卡的工厂生产能力已达极限,他们将希望寄托在了中国工厂身上。

眼下,至少40家斯里兰卡的企业,从1688上采购透明书包。肖浩的工厂,也接到了这个特殊的订单。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

 

100个工人“插队”生产防恐书包

肖浩将透明书包样品寄到深圳,斯里兰卡方面的贸易商很快通过了,要求立刻量产。

这是一款天蓝色的透明书包,和市面上女生们背的潮流透明包材料类似。因为是透明的、摸上去又是滑滑、软软的手感,被人们称为“果冻包”。对肖浩来说,做8000个“果冻包”,工艺上并不成问题,最紧张的是时间。

除了这次斯里兰卡的订单,肖浩手上,还压着10多个订单,加起来有10多万个包包。“这些都是要求在5月底前交货的。”

平衡之后,肖浩决定停掉其中4个量少的订单。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将它们往后推一段时间,透明书包直接“插队”开始生产。

提前一天完成订单

在接到这笔订单前,肖浩甚至不知道“斯里兰卡”在哪里。

以前,他从来不关心国外的新闻,对他而言,“河北白沟”、“包包”才是吸引他点击的关键词。

但因为接到了斯里兰卡的订单,肖浩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这次爆炸的消息。他还特地翻了地图,用手摸了一下那个甚至都没有位置写出全名,只能用序号代替的国家。

2009年,斯里兰卡结束了长达26年的内战,斯里兰卡人民迎来了和平年代。但这个“和平”仅维持了10年。

肖浩有个6岁的儿子,明年,他就要送孩子去上小学了。所以,他尤其注意与儿童有关的新闻。

“很多新闻照片里,都有小孩子无助地站在路边,身上都脏兮兮地,看着真难受。”

肖浩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早地为那里的孩子送去透明书包。

三天前,8000个透明书包全部完成,比约定的时间还要早一天。肖浩叫了一辆大货车,将这些书包运到了深圳的中转站。

眼下,它们正在运往斯里兰卡的路上。用不了几天,这些新书包就会送到孩子们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