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后美女主播卖空雨打果蔬

萍乡农村的石子路上,罗晶用三脚架架起手机开始直播。

村里三三两两的闲居老人好奇地驻足围观,看到一个漂亮姑娘对着一部手机自说自话。罗晶有一双杏眼,左边脸上还有一个酒窝。大家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说到兴奋时,还大笑起来。

回乡

在萍乡乡下长大的罗晶,记忆里有两棵大枇杷树。

小时候,罗晶经常在枇杷树上爬来爬去,摘枇杷果吃。而奶奶则在树下用新鲜的大芥菜晒成酸菜,用水嫩的白豆腐做非常好吃的豆腐乳。地瓜干、艾草粑粑、粽子,都是罗晶儿童时代的美食。

当年,乡亲们谁家做了好吃的,大家就会一起来吃。所以,记忆中的萍乡奶奶家,总是热闹、丰盛。岁那年,奶奶过世了,罗晶就和父母搬到了城里,读书,工作。

今年四月的一个夜晚,罗晶拿出手机刷直播。刷着刷着,忽然在一个直播间里,看到了自己的老家——艾草粑粑被搬上直播间。

罗晶在长沙的一家公司做了四、五年的财会。那天之后,她提着两个行李箱,从城市回到了家乡萍乡。罗晶说,自己也要做一个“村播”。

“你是个骗子吧!”

萍乡的初夏已至,泊油路的一侧,一大片绿油油的“麒麟瓜”已然瓜熟蒂落,懒洋洋地窝在阳光之下。

幺蛾子

在罗晶的故乡,受到这样“冷遇”的优质农货不在少数。不少自己从小吃到大的地方小吃,都深藏在当地老人的橱柜里。

碱水粽子、盐菜梗,酸枣粒,辣杏子是萍乡有名的特产。上埠村的何大姐则是做碱水粽子的行家里手。家里吃不完的碱水粽子,常常拿到在集市上摆摊去卖。平时,十里八村村民为了吃上一口正宗的碱水粽子,常常赶几十里山路来购买。

“不过销量不高,出了当地,知名度也不高。”

当罗晶主动登门,洽谈帮他直播带货的事宜的时候,何大姐却连眼睛头也不抬。

好说歹说,何大姐终于答应了“试一试”。然而,直播售出的第一单粽子,就出了“幺蛾子”。

那天,罗晶接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说他已经赶到收货点,但何大姐根本就没有打包,还说,如果下次再让他等的话,就不接她的业务了。

在萍乡,快递并不像城市那样发达,快递员有时不能保证及时上门取件,遇上天气不好,或道路坍塌等状况,就要等到第二天。

还有一次,村里收了一批成熟的玉米,罗晶在直播间里接到不少订单。自己忙不过来接待工作 ,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丰富的接待经验。发货之前,罗晶要求供应商按照发货标准在每一棒玉米上包一层保鲜膜。“我们没时间,你自己包吧!”供货的农民说着就挂了电话。

罗晶一直想寻找一些突破,没想到转折竟然在一场水灾后,不期而至了。

一场水灾

7月9号这一天,罗晶被母亲的电话吵醒。

“我妈说晚上睡着睡着,水就灌到了窗上。惊醒以后,根本没有时间抢救什么家具家电,赶紧跑到高处,就怕被淹了。”

临近好几个市的暴雨倾灌到地势低洼的萍乡市,萍乡成了一片泽国。

从自己居住的五楼放眼望去,萍乡市区也是一片狼藉:漂出房间的被子、沙发、鞋子任意堆在街上。家里被淹的居民急躁而又漫无目的地来回踱步。

从乡下搜罗了一堆成色、质量、甚至品种不一的果蔬,并从两个稳定的供货商那里拿到水灾前采集入库的1000斤水蜜桃和800斤玉米以后,罗晶向淘宝直播平台申请了一场淘live活动。这场直播一共有30万人观看。这样的关注度让罗晶始料不及。

“这次直播卖的果蔬可能无法保证新鲜,可能有磕碰、变质,先和大家交代清楚。”在直播间里,罗晶开门见山地交代了情况,没想到围观的人们还是纷纷购买了从灾区寄出的果蔬,短短两小时,1000斤水蜜桃、800斤玉米和罗晶搜罗来的一堆“雨打蔬菜”就被卖光了。己忙不过来接待工作 ,可以选择淘宝外包客服,丰富的接待经验。甚至有一些媒体人在罗晶的直播间里问了地址,做了一场“直播的直播”。

村花“大晶”

令罗晶没有想到的是,这场直播以后,之前疲惫困窘的处境悄然发生了变化。

水灾之后,农民们马上计划种植下一季的蔬菜了。

那段时间,加罗晶微信的农民多了起来,他们记住了这个水灾时前来收购“烂菜”的姑娘,通过看报道,他们得知,原来她收去的菜居然真的被卖出去了。

何大姐也终于对罗晶刮目相看了。从那以后,快递员再到她那里取罗晶直播卖出的粽子,就再也没等过。

附近莲花县的李德仁两口子,属于政府发证的贫困户。李德仁做得一手好辣酱,但身体不好,不太能从事体力劳动。罗晶带着设备赶赴莲花县。短短的一下午,李德仁现场做的辣酱,就卖出了五六百斤。 “一个下午的收入,超过了一个月。”

最令罗晶感叹的是最初围观的村民纷纷变成了“助播”。

“当我说某一个农货很好吃的时候,围观的村民就会在一边应和:‘好吃!真的很好吃!’”

6月3号淘宝直播举行了一场“村花直播大赛”。那天,罗晶带着宣风镇的麒麟瓜参加了大赛,虽然没有夺魁,但老家的乡亲们却把“村花”这个称号叫开了。

现在,无论罗晶出现在萍乡的哪个村子,村民们都喊她“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