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全班20多人集体开淘宝店曾年入3000万

搬家公司搬走了最后一个纸箱,周立昊和妻子向这所200多平的大居室投去了最后一瞥。当天下午,周立昊就接到了800多万的房款,可惜钱在手里没焐热,又打给了债主。

2018年,周立昊进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能借的钱都借了。信用卡、网贷、朋友资助,周立昊欠下了四百多万巨债。

店铺运转得也不好。如果不是那些档口老板合作得比较久,答应给周立昊年结货款,他的淘宝店可能早就断货了。然而还是有几个小心眼的老板在公共场合宣扬:“周立昊是个'老赖',别跟他合作了。”

一天晚上,周立昊接到了公司场地房东的电话:再不交租的话,就只好清场了。想到50多个员工捧着电脑流落街头的场景,周立昊只好咬咬牙,决定卖房了。

“村里来的企业家”

周立昊的老家在福建漳州平和。父亲包了两座山头,种柚子。

2007年,中国大学扩招进入第十个年头,杭州下沙的大学城越来越热闹。那一年,农村小伙周立昊进了大学城里的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

大二时,上服装设计实践课,老师让大家做一件女装。周立昊做完之后,嫌挂在寝室里占地方。于是,他在淘宝,申请注册了一个账号,把裙子挂了上去。

“当时就用诺基亚随便拍了一张,光线暗淡,全是噪点。”但两天之后,旺旺上居然有一个湖南姑娘,把裙子买走了。”

那时,他在校园边上,和朋友一起开了家实体店。衣服卖不出去,积压了几百件,只能抱回寝室。

于是,周立昊又把这批库存挂了网。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居然又清空了。

彼时,淘宝开启一个草莽时代。那一年,淘宝平均每分钟可以卖出26部手机,266件衣服,136件化妆品,23部笔记本电脑……

尝到甜头的周立昊,开始认真做起了淘宝生意。

那几年,校内网在大学生中很风靡。周立昊常常通过校内网,在传媒、杭师、工商等下沙高校的主页上发帖,把P过的模特照挂到帖子上。

一到周末,他就拎着两个大麻袋往返于学校和四季青批发市场,从档口批发衣服,挂到淘宝上卖。周立昊家在农村,平时在学校里话很少。同学们都叫他“村里来的企业家,农村企业家”。

一年以后,周立昊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间,做起了工作室。

同学们上课、画图、打版、剪裁。周立昊则旷课、批发、打包、发货。“生意好的时候,抄快递单抄到手抽筋。”

干了一年以后,周立昊攒钱买了一辆面包车。

爱国T恤

2011年,临近毕业。“大四学长”周立昊爬到学校图书馆顶楼居高临下,观摩自己网店销售的“战绩”。

此时,周立昊已经开店三年了,不但换上了面包车,去四季青拿衣服时,不用手提肩扛,甚至还找到了代加工厂,开始自己设计一些“原创服装”来销售。

2011年春天,发生“保钓”事件。在学生圈里,爱国情绪不停升温。周立昊设计了一款保钓的爱国T恤,没想到在下沙的高校里,卖爆了。

“我在店铺首页换上了‘钓鱼岛是我们的’的大logo。”当年那款“爱国T恤”在十万人口的下沙大学城,独此一家。周立昊站在顶楼观摩,校园里,每十个人就有一人穿着。

毕业后,学服装设计的同学们星散天涯,有人继续深造,有人去了大服装企业做设计师,只有周立昊继续开他的淘宝店。

他在人气最旺的博客上,开了一个账号。为了吸引客户,他常常在自己的博客上,更新店里的新款。

在市面上,周立昊找各种设计师做的样衣,然后拿到加工工厂大批量生产,渐渐形成了“黑白灰”的性冷淡风格。结果,在店里卖得很好。有时候自己的客服都忙不过来,需要天猫外包客服

2013年年底盘账,他发现店里的销售额居然快到3000万元,净利润600多万。春风得意的周立昊组建了一个50多人的电商团队。他的事业到达了顶峰。

同学们开始叫他“周老板”。

20个同学开了淘宝店

2012年,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在街头巷尾的小饭店里,循环播放。

人们对淘宝的认知已经不再是一个卖便宜货的平台,网购已经成为很多人的日常。

那几年,周立昊的淘宝店销量一路飙升。在大学的实践课上,一位曾扬言“不跟农村企业家”一组的女同学,主动给他打了电话,问他怎么开店。跟他关系不错的大学哥们,商量着找他合伙,再开一家新店铺。

最让周立昊没有想到的是,连班长也来淘宝开店了。

喻姜是周立昊的大学室友。有一次,周立昊在寝室打包衣服,窸窣
的声音让喻姜忍无可忍,他大吼:“父母供你上学就是让你弄这些东西吗?”

毕业以后,周立昊听说喻姜在江南布衣做到了设计总监。

风向变了

做淘宝的五年,周立昊的运营思路非常简单:每周上新两次,定时下架,爆款和冷款一视同仁。“当时做的好的,已经很有运营手段了。卖的好的,加权重。卖的不好的,定期下架。而我当时还不会分析数据。”

渐渐地,周立昊发现自己连店里的模特也管不住了。

在拍摄棚里,之前听话的小姑娘渐渐变得暴躁,之前一个动作拍个十几次也能耐心完成,后来摆个三五次就不耐烦。一激动,就撂挑子不干了。仅仅一年,店里就换了5、6个模特。

从2014年开始,周立昊的店铺的就出现了亏损。

那年的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BABA”。在新闻节目里,周立昊看见,网红何宁宁也出现在敲钟仪式的现场。

风向似乎变了。

周立昊曾和一个网红搞过一场“带货大赛”。

那个网红在微博上有几万粉丝,一次来工作室拜访他的时候,看中了衣架上的一款裙子,就说要带一批去卖卖看。周立昊表面一口答应,暗地里开始较劲:要求摄影师拿出最大的功力拍图片,同时,把价钱几乎压到了成本价。同期上架,看看谁卖得多。

周立昊心想,这总能卖过那个姐们儿吧。可是打电话一问,发现人家不但价格卖得比自己贵,销售量也比自己高一倍。

他也曾有过一次转型的机会。一家网红机构的老板曾找周立昊“谈合作”,要收购他的淘宝店。不过,他拒绝了。“凭什么把我的店交给网红呢?”

苦苦支撑四年,周立昊已经欠了四百多万。一天,周立昊接到了园区老板的一个电话:“再不交房租,就只能卷铺盖走人了。”

周立昊咬咬牙,卖了滨江的房子。

滨江飞涨的房价救了他的店。当年400多万的房子,卖了800多万,店铺算是活下来了。

绝地求生

拿着卖房剩下的二百多万,周立昊终于下了狠心,把大公司裁成了一个小公司。

生意最好的时候,他曾租下了滨江一整层楼的大办公区,足有1030平。“最开始雇了五十多个人,其实大部分人都闲着。”

30多个人被裁走了。剩下的人搬到一处560平的小办公间。

省下来的成本,周立昊找了一家代运营机构,开始拍摄短视频。

折腾了一年,店里的生意再次转暖。

大浪淘沙。十年时间,当初同在淘宝开店的20多个同学,之后各自天涯:开网红店的余欣怡,转行去做女装档口;卖软装的许秉经营不善关了店铺。倒是卖男装的李扬希,不但店铺经营的不错,还做起了店铺装修、客服外包等生意。

有趣的是,班长喻姜后来开的童装店,做得不错。生意规模竟然和周立昊差不多。

现在,周立昊的店铺,每个月有一百多万的销售额。他想着,好好努力干几年,他还要在滨江买一套大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