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灯牌卖家眼里的粉丝江湖

4个月前,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的现场。

老牌唱将梁静茹上场,在一片漆黑的观看席上,粉丝们举起了百来个灯牌。

台下,坐着满满当当的TFboys的忠粉。他们家的偶像还未登场,粉丝们早已按耐不住,高高举起了几万个灯牌。现场顿时成了红蓝绿的三色海洋,气势壮观。

表演开始了。粉丝们喊出王源的名字,立马被“易烊千玺”、“王俊凯”的声浪盖过。三色灯牌,争齐斗艳,轰动全场,有节奏地舞动起来。

张峰是淘宝上的灯牌卖家。开店九年,一共卖出近百万块的明星灯牌。店铺生意稳定,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为了应援这场演唱会,有粉丝从他店里买了几千个TFboys的明星灯牌。

在张峰的手机里,存着几十个顶级明星的粉头(粉丝的头目)电话。他们被网友们骂“脑残”,却是张峰的“上帝”。

张峰做灯牌的时间,要追溯到2011年。

那年五月,刘德华在武汉开了一场6万人规模的演唱会。

20岁不到的张峰正在武汉科技大学读书。业余时间,他开了一家淘宝店。作为电子迷,他的手工制作灯牌业务,刚刚在店里上线。

演唱会开场前一天,有位粉丝在淘宝上找到张峰,想让他帮忙做几个灯牌。

张峰连夜赶制出了几个灯牌。第二天晚上,他抱着写了“爱你一万年”、“刘德华我爱你”、“华仔”的几个塑料牌子,从青山区的学校,挤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沌口体育馆,送到了粉丝手上。

“武汉的公交出了名的挤,有好长一段路,都是用手把灯牌得高高的。”这一笔订单,让张峰赚了100多元。

那几年,周杰伦正火得一塌糊涂。演唱会大神张学友也满世界走穴,去各地办演唱会。

托这些经久不衰的大明星的福,张峰店里的灯牌生意,始终相当稳定。店铺生意稳定,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

2014年,吴亦凡的“唯粉”通过别人介绍,找到了张锋。

他给吴亦凡的粉丝做了一套3m*3m的灯牌,用于某家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应援,银白色的灯管拼成“Kris”字样,这是吴亦凡的英文名。对方还特地要求,字母“i”上的小点,要做成一个爱心。

“那个粉丝在旺旺里特别强调,不用考虑成本,用发亮效果最好的材料,一定要做得气派点!”

“后来,他们把演唱会现场的灯牌照片晒到评论区,吴亦凡的粉丝买的都是前排VIP票,有钱真不是说说而已。”

这套灯牌,张峰挣了3000元,相当于卖60个刘德华的灯牌。

 

“给粉丝做事,口风要紧”

小鲜肉的粉丝们不断地刷新张峰的销售记录。“2017年,TFboys在南京开演唱会,我一共给他们做了2万多个灯牌。”店铺生意稳定,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

那一次,张峰的设计师提前一个月就和粉头做设计沟通。演唱会前2周,他们将赶制出的1万多个灯牌快递到南京,剩下的1万多个仍在生产。

临近演唱会的前三天,最后一批才赶完,快递已经来不及,张峰租了一辆5米长的大货车,把1万多个灯牌送到了南京。

从那之后,TFboys后援会的粉头就成了张峰店里的常客。

张峰的淘宝店里,65%的粉丝年龄在20岁上下。

“现在有很多报道抨击粉丝,说他们是脑残粉。其实,他们都是半懂不懂的大孩子,单纯,不谙世事。他们大部分都是真情实感地在追星,有的甚至常常被骗。”

前几年,bigbang成员权志龙在武汉开演唱会,粉丝们在贴吧集资团购门票,结果被黄牛坑了,128万元的门票钱无法追回。

一个粉丝站的站长找到张峰,出事前,他们曾在张峰店里下了300个灯牌,支付了100个灯牌的钱作为定金。如今,剩下的200个灯牌,她们已经拿不出尾款了。

张峰追问后才知道,那位站长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黄牛买票,自己和其他粉丝,已经吃了好多天的泡面,

“听了之后挺心酸的,当时就决定不要他们的尾款了。”

张峰私下很反对这种失去自我的追星。有时候他挺不理解的,有些粉丝就喜欢攀比,比谁家的排场大,谁更有钱。

一小部分粉丝以为自己很悲壮,燃烧了自己换来了爱豆的成绩和门面。但实际上,除了一地鸡毛,什么都没有剩下。

“她们似乎也不太‘专一’。去年,一个粉丝在店里下单了几个鹿晗的灯牌,今年,她又买了蔡徐坤的灯牌。现在的娱乐圈变化真快,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刘德华火了好多年,我喜欢周杰伦也有十几年。”

他常常拿自己公司的员工为正面例子,讲给熟悉的粉头。在张峰公司,有一个92年的客服,因为喜欢韩国的一个明星,苦学韩语,现在已经能流利地使用韩语对话。

“这种积极向上的追星,才有意义。”在张峰看来,喜欢一个明星,就是要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