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宝藏在淘宝火了

视频里那个巴基斯坦人手舞足蹈不断地讲着什么,林锦辉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看到堆积如山的粉红色“矿石”,他心里便有了底。这些从喜马拉雅山底下挖掘出来的宝藏比恐龙时代还要久远,林锦辉是少有的几个深知其中价值的中国人。

他把十几万的货款全款划给了巴基斯坦人,毕竟这么多年来对方一直把他当成“最爽快的中国人”,他还不想让这个人设塌了。“再过一个月,这批货就能在淘宝上架了。

喜马拉雅山下的中国身影

这是一个露天的矿盐加工厂,四周堆满了呈现出淡粉色的“矿石”,一个穿长褂子的巴基斯坦人在一架切割机前漫不经心地将一块又一块不规则的“矿石”切出一个面,让这些毫无规则可言的“石头”得以站立起来。

皮肤黝黑的阿里是这个小加工厂的负责人,他在一堆粉红色的矿石面前转了一圈,吩咐工人们把这些毛料装进特制的大号编织袋。

这里是巴基斯坦北部的旁遮普的凯沃拉矿区,巍峨的喜马拉雅山脉横亘在北面,稍一抬头,那几座海拔八千米的山峰在南亚大陆的烈日下熠熠生辉。

不过,这里更为人所知的是世界上第二大盐矿,这里出产的矿盐品质优秀,且储量惊人,开采历史绵延两千多年。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曾经是欧美人的天下,他们掌控着大部分矿盐的销售渠道。

那些纯度极高的粉盐矿会被消毒加工,粉碎成米粒大的颗粒,运往美国的一家食品公司,在那里这些颗粒会被分散装进小小的调味瓶里,贴上标签,变成costco超市上的玫瑰盐。

纯度稍逊一些的,则会在巴基斯坦的露天加工厂里,由工人随手切割,并在底部打上洞,这些初加工的矿盐将被做成工艺品远销欧美。大部分时候,它们会被按上一个光源,摆在人们的客厅、书房或者床头。

80后的盐灯生意

这批货在宁波的买家是一个80后的温州人,名叫林锦辉,从2015年开始,他每年都会从阿里手中采购大量的喜马拉雅山矿盐作为自己工厂的原材料,最早是一个货柜,如今量大了,一到下半年就要消耗好几个柜子的货。

事实上,早在2012年,林锦辉就开始和矿盐打交道。“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就参加了淘宝举办的一次创意灯饰展,因为在海外见过用矿盐加工成的灯饰,所以便做了一款盐灯。”

这东西的形成年代比恐龙还久远,但巴基斯坦人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开发,当地的加工厂通常只是把一大块矿盐敲打成类似于灯罩一样的形状,然后以毛料的形式出口。林锦辉只需要在其中装上光源,便可以直接拿去销售。他很快注册了一家淘宝店,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挺受欢迎的,每天能卖出去几个。”刚开始自己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客服外包负责店铺的接待工作。

于是,他便找了一个广东的中间商,从对方手里采购矿盐,“合作了两次,第三次钱打过去,人就跑了。”

无奈之下,林锦辉又找到了河北的一家矿石进口公司,这一次他去实地考察,确定了对方的资质之后,才总算是有了稳定的原材料供应。

这一次,林锦辉采购了一批玻璃容器,把那些零碎的矿盐小块塞进容器,再接上灯,做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盐灯。

这款试水的新设计,因为独特的原创性,迅速引起了极有家的注意,并很快打开了一片市场。有一天,一个买家的免费试用报告被推上了首页,这为林锦辉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和成交。原本每天不到十单的成交暴涨了十倍,连续三天,每天的成交都超过了百单。店铺流量变大,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

矿盐要分拣,玻璃容器还要自己动手打洞穿线,林锦辉说,那个爆款来得实在不是时候,因为他“几天后就要结婚了。”

他很黑,长得像巴基斯坦人

阿巴斯的老婆在旺旺上给林锦辉留言时,林锦辉正在为自己的原材料发愁。

他的玻璃盐灯在淘宝越卖越好,当时除了一个天猫卖家之外,只有林锦辉能够提供这类灯饰,“但河北的矿盐进口商自己有业务在做,进口的矿盐对方自己都不够用。”

在北方,喜马拉雅山矿盐被大量用于高档洗浴中心,甚至被切割成砖块,用来搭建高端的汗蒸房,能留给林锦辉的大部分都是些边角料。

“杂质太多,盐块通透性不好,对光照影响特别大,所以那时候遇到那个巴基斯坦商人,我觉得真是一种缘分。”

不过,对于阿巴斯而言,这可不仅仅是缘分,他说,在那段时间,自己正好获得了巴基斯坦国内凯沃拉盐矿在中国的代理权,只要是从事着跟矿盐有关的工厂,他都会主动去联络。

阿巴斯那时候还不懂中文,就托自己的中国老婆把报价单发给了林锦辉。

林锦辉很快就决定采购,除了价格因素之外,他笑称“因为阿巴斯很黑,长得像巴基斯坦人”,所以很信任对方。

他压上了多年的积蓄,通过阿巴斯从巴基斯坦第一次要了一整个货柜的矿盐和盐灯毛料,“总共18吨的货,按吨卖,算上运费差不多4500一吨,满满当当塞了一个仓库,那时候正好梅雨季,矿盐潮得厉害,心里还挺忐忑的。”

“现在每次拿货,在矿区的负责人阿里给我拍一个视频,我看过矿盐品质后就下单了,合作很顺畅。”林锦辉说。

阿巴斯说:“中国买家做生意很灵活,有人情味。之前的美国人,或者澳洲人,一个订单你需要跟他们来往无数的邮件,现在矿上都知道,和中国人做生意是最简单的。”

 

世界各地的客人以及北方的浴场生意

不过,对林锦辉而言,盐灯生意却并没那么好做,至少大陆市场并不容易打开。在他印象中,大额订单几乎来自港澳台甚至国外。

两年前,一个台湾客户专程跑到温州,在他的仓库里待了两天,挑走了一批盐灯,“至今一直都有比较稳定的供货。”

港澳台那边都比较相信风水一说,而盐灯在风水师的口中有辟邪开运的作用,所以时不时会有那边的客户在林锦辉这里下单,他还专门去了台湾做过调研,“他们比较信这个,连综艺节目都给你推荐盐灯。”

最大一笔订单来自澳大利亚,“5000个,那位客户啥也没说,直接买走了,我试图联系对方,也没回复,后来也没再来光顾,很神秘的人。”

“但大陆市场很多人买这个灯只是觉得好玩,这么多年了,量还是起不来。”

倒是把矿盐加工成玫瑰盐的,似乎更有市场。去年就有媒体曾经做过报道,北美超市的喜马拉雅玫瑰盐又遭遇了中国买手的争抢,至今这些动辄上百元一瓶的烹饪用盐在淘宝上依然热销。

林锦辉偶尔也会选择品质优秀的玫瑰盐尝试着做个菜,“确实能吃出不同的风味来。”

他说,喜马拉雅山矿盐在欧美国家比较受到认可,国内现在知道的人比较少,熟悉的人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他们喜欢洗浴和桑拿,喜马拉雅山的矿盐是一种很不错的浴盐,听说巴基斯坦就有个专门治哮喘之类呼吸道的盐矿洞。”

离开宁波港数天之后,旭航矿业的货柜正缓缓地随着海轮停靠在终点天津港,这批货和林锦辉的货在卡拉奇港由巴基斯坦人阿里负责一同装船,在海上漂了二十多天,进关以后,将被运往河北寿县,在那里被工人粉碎并加工成浴盐、浴皂,再通过旭航矿业的淘宝店分销到北方的大小浴场。

和温州的林锦辉不同,北方不用担心梅雨,所以旭航一次进口了两个货柜的矿盐,“也只够卖个把月的,现在卖得很疯狂,抢着要。”

辗转近两万里的航程还将一趟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