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小伙年入十万却希望店铺没生意

十几天前,丁仁荣起了个大早,去了一趟九江监狱,接表哥出狱。

5年前,表哥因为赌博、打架被关押。出来后,他第一句话就是:“找个工作,不犯浑了。”

表哥跟丁仁荣是儿时的玩伴。只是两人在丁仁荣入伍之后,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道。

表哥被关押时,丁仁荣正在部队。

退伍后,他本想安安稳稳地找份工作,却被分配去了看守所做安检员。最后阴差阳错,丁仁荣又辞职开了间淘宝店,专门卖看守所里专用的衣服,意外地赚到了一桶金。

跨省送衣

2015年,丁仁荣退伍后,直接被分到了当地的看守所工作。

在看守所里,丁仁荣见到的最多的,不是在押人员,而是他们的家属。关押在看守所的人,都需要自己带衣服。每天,丁仁荣都能见到几十个家属,专程来送衣服。

然而,家属送来的衣服,通常都“不合格”。“因为看守所对衣服的要求比较特殊。”

普通人的衣服上,大多带有金属拉链、绳子、夹层布等,这些因素都存在安全隐患。“家属并不知道。”丁仁荣留意到,有七成家属送过来的衣服 ,都会被强制退回。

丁仁荣见过不少从外地特地赶过来的家属,最远的还来自新疆,他们经常会因为不了解规则白跑一趟。

有一天,一个年轻人搀扶着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到看守所,年轻人手上还提着一个塑料袋。过安检时,机器亮了红灯。丁仁荣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一套带拉链的运动服。

按照规定,任何带有金属的衣物都不能送进来,丁仁荣只能请老人离开。老人扯着丁仁荣的衣角说:“我从浙江特地赶过来的,你行行好帮我带给我儿子?”

那天下班后,丁仁荣在淘宝上查了一下,他搜索“看守所衣服”的关键词,却显示“没有商品”。

他第一次有了创业的想法。

2017年,他和朋友合伙开了家淘宝店,卖九江当地的皇菊。这时,他又想起了那个老太太,于是他索性辞职,又单独开了一家淘宝店,专门卖“能过看守所安检”的衣服。

看守所的定制款

丁仁荣的淘宝店开张了,却找不到货源。“市场上没有看守所专用服装卖。”

那些天,他一直在刷1688网站,目标是找到“没有拉链”,“没有绳子”、“没有图案”、“没有口袋”,而且“颜色低调”的卫衣。

一个星期后,他才找到一套符合标准的灰色套头卫衣装。他把这套衣服上架到淘宝店。在详情页,丁仁荣标注了“看守所专用”字样,还列出了各地看守所对衣服的不同要求。因为有在看守所工作的经历,他还提出可以为买家提供法律相关的咨询。

才上架了几天,这套卫衣就有买家拍下。对方的亲属被关押在看守所,他为了找一件合适的衣服,已经跑了好多商场。“他去看守所送了三次衣服,全都被退回来了。”

这个买家试着在淘宝上搜索关键词,没想到真让他找到了。

此后,找过来的买家越来越多,“有时候一天能卖几十单。” 有时候自己忙不过来 ,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空白的市场只有丁仁荣一个人守着。

有一次,云南的一个纪委部门在他这里定了3万多元的卫衣,配给当地的看守所,但他手上并没有那么多库存,去合作的1688店铺找,却发现自己要的款式断货了。隔了大半个月,他才把货补上。

断货成了店铺最大的难题。丁仁荣曾试着找工厂定制。但因为类目太过小众,他一次性下了几十件的订单,大多工厂根本不屑。他只能找那些要价更高,但愿意帮忙定做的工厂来定做。

有一次,他尝试着让工厂定制了一批法兰绒睡衣。从外表上看,这批睡衣和普通人穿的没有任何区别。但仔细瞧,会发现它没有口袋,没有任何花哨的图案,颜色是黑色、灰色、深蓝色。“只留下了保暖功能。”

没想到,这件法兰绒睡衣,成了全店最受欢迎的款式。“多的时候,这款衣服一天要卖上十多件。”忙不过来 ,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

但定制也有风险。去年,他按照几个买家的建议,试着做了一套“稍微好看一点”的黑色卫衣,为了保暖,他在卫衣里层添加了长长的羊羔毛,又在卫衣外表加了白色线条做装饰。

上架后,这件卫衣销路不错,但广东的买家买回去后,却发现当地的看守所规定,衣服不可以有任何装饰,里层也不能有过长的绒毛。

去年开始,丁仁荣的销量起来了,淘宝上陆续出现了十几家专卖看守所服装的店铺。

沉默的评论区

丁仁荣店里,有一个和其他店铺不一样的特点。一般的店铺评论区,总会有买家留下的,或好或坏的评论,以及产品照片。但丁仁荣的评论区,总是一片沉默。“几乎所有的好评都是系统自动评价的。”

因为产品的特殊性,买家看到评论区的自动好评,便默认了衣服“可以送进去”。

但丁仁荣的旺旺窗口却非常热闹。几乎每个买家,在下单前,都会找他咨询,“而且问得非常细致。”

“这件衣服能不能送进去?”“我已经被退了4次了,每次都是衣服细节有问题。”甚至还有人问他,“我儿子怎么还没有消息?”

跟这些家属打交道时,丁仁荣想到了自己。

在去部队之前,高中毕业的他,在九江的酒吧、KTV做了几年服务员。因为年纪小,他钱没挣到,却把“江湖义气”放在了首位,因此没少跟人打架。一次纷争,丁仁荣被伤打成脑震荡,在医院躺了几天。

“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每个人也都应该有重来的机会。”

现在的丁仁荣已不再冲动,他常常会花上一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跟买家聊天,耐心地解释相关的知识。

这段时间,一个浙江的买家经常在半夜找他谈心。不久前,这位买家的丈夫在宁夏出了事,被关押在宁夏的看守所。她在丁仁荣这里下单了卫衣,咨询了案子的审判流程。

她的丈夫本是家庭的经济支柱,被关押后,留下两个还在上学的孩子,和4位年迈的父母。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这个女人身上。白天,她拼命干活,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和屏幕另一端的卖家丁仁荣聊了起来。“她不能和身边的人说,只能找陌生人倾诉。”

如今,有很多异地的买家,会要求丁仁荣直接寄到看守所,“不用亲自跑一趟。”若是碰到外地的买家,其家属被关押在九江,丁仁荣也会叫上一个城市跑腿小哥,帮忙送到看守所。

他最欣慰的,是“买家不需要自己衣服的时候。”有个连续在丁仁荣这里买了2年的买家,给他发消息,哥哥自由了,准备找个工作重新来过。

如今,丁仁荣的小店年入十万,不过他却希望店铺生意可以“再差一点”。因为,那就意味着进看守所的人也变少了。

前不久,一个买家下单了一款卫衣,丁仁荣给他寄过去后,还没收货,对方就在旺旺上,语气兴奋,“我老公没事了,用不着你的衣服了。”

“用不上最好,我给你退款。”丁仁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