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10年开店创业年销500万

22岁那年,朱迎东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倏地掀起了巨浪:因犯绑架罪,他被判入狱10年。

在监狱中,他度过了人生最黄金的时期。刑满出狱后,朱迎东已是而立之年,彼时他一无所有,有“案底”找不到工作,创业又接连失败。

他回到家乡山东滕州的洪东村,在网上卖土。几经波折,2017年,朱迎东的网店年销售额达到500万元,从此改写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因为表现良好,朱迎东被获准提前两年出狱。

出狱那年,他刚好30岁。

监狱离家不到10公里,走在家乡洪东村的村道上,三四个妇女指着他,小声地跟身边人嘀咕:“这就是在里面待了七八年的那个。”等朱迎东走近了,妇女们又散开了。

老家的生活压抑,朱迎东索性去了县城。

他找了从前的师傅薛浩,跟着他修电视机。那时候,各个电视机品牌售后服务崛起,县城里开出了好几个维修点,让这个薛浩的维修店生意一落千丈,好几天都接不到一笔单子。

一天100元的工资,他大半花在了房租上。生活捉襟见肘。他又和朋友做起了婚庆公司,给要结婚的新人联系车队、司仪以及做场地布置。做了2个多月,接不到新订单,朱迎东再次失业。

网上卖土

2015年年初,处处碰壁的朱迎东,去县城看望从北京回来的发小王玉广。

王玉广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北京,做一些拆墙、疏通下水道的工作。见到发小时,他兴奋地告诉朱迎东,自己在淘宝上开了个店。

一开始,卖自己炒的、真空包装的小咸菜和辣子鸡,生意红红火火。于是,王玉广又追加了当地小吃“菜煎饼”。王玉广跟当地小食铺合作,他的淘宝店一天能卖出3000多元的菜煎饼。他建议朱迎东也来淘宝试试,“只要找准货源,肯定做得起来。”

朱迎东手上接不到婚礼的单子,正好赋闲。朱迎东身在农村,村里最多的就是土。于是,他在淘宝上开了一家专门卖花泥的店。

第一笔订单来自上海,是一位退休在家的老太太,平日里喜欢自己养些花花草草。“买家多生活在城里,弄土要去郊区,他们嫌麻烦,就会直接上网买。”

开店第一个月,朱迎东就成交了十多笔订单,大部分客人来自北京、上海。泥土的单价便宜,算上邮费,朱迎东起初赚不到什么钱。有一天,一位客人在旺旺上问他,“除了花泥,还卖肥料嘛?”为了接下这笔订单,朱迎东走家窜户,最后跑到村头的养鸡场,跟场长要来一车鸡粪。“鸡场到处都是鸡粪,大家都愁死了,不知道怎么处理。”

朱迎东将鸡粪拉了回去,在家的后院里晒了四五天,就给客户发了过去。客人收到货后,在旺旺上劈头盖脸地给朱迎东发来一堆“吐槽”:“你这肥料都结块了,怎么用啊!”

朱迎东从没在网上卖过东西,他立即道了歉,同时也意识到,靠自己,制造有机肥这条路走不通。

年销500万

洪东村当地有个大型有机肥发酵厂,后来朱迎东再接到有机肥的订单,就直接上工厂采购,然后再联系快递发货。

因为量小,快递员起初不同意给朱迎东优惠价,有时候甚至不愿意上门收件。朱迎东只能把自己的包裹寄在王玉广家,让他一起发出去。每天运送有机肥,占用了朱迎东大量时间。“心里憋着一股气,你不给我发货,那我就自己做。”2016年,朱迎东向亲朋好友借了6万块钱,开起了一家快递站点,“当时就想自己发货能便宜点。”

快递点,因为单量太少,几个月后倒闭,朱迎东倒欠10多万元。

正当朱迎东心灰意冷,打算退出淘宝,重新找份零工之际,村里忽然开了一家新的快递站点。站点前期为了揽客,给了朱迎东一个相当诱人的价格:5元即可发货10斤。朱迎东大喜过望,重新调整了店铺的有机肥价格,从原来的12元5斤降到9.9元10斤。“在当年综合排名前20的有机肥店铺中,我的店铺价格是最低的。”

价格调整之后,店铺直接爆单了。自己一个人接单打包发货忙不过来就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朱迎东的旺旺“叮咚叮咚”地全天不间断,朱迎东傻了眼。之后他赶紧跑到发酵厂,临时增加了订购量。随后几天,店铺每天的成交量都有1000多笔,客户也从散户扩大到大棚种植户、鱼塘塘主等。

拉货、接单、联系快递、发货,朱迎东忙得抽不开身,他让家里人帮他聘请了3名客服,4名仓库打包,有时几个人还是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才渡过了持续好几个月的“爆单期”。

2017年,他店铺年销售额达到了500万元。他将欠下的十多万元债务全部还清,给父母老家做了翻新,在农村买了1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

新的生活

今年5月份,朱迎东的妻子给他生了个可爱的男宝宝。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柔软下来,“只想看着小孩平平安安地长大。”

前不久,他到安徽省去跑业务,想谈下一笔有机肥的大订单。对方带了六七个人。在餐桌上,对方陆续开了5瓶酒,一瓶酒售价888元。那顿饭一共吃了6000多元,事后对方绝口不提合作的事儿,朱迎东觉得自己被骗了。“换成以前,碰上这种事,我早打过去了。”

但现在的朱迎东,冷静思考过后,连夜赶回了山东,也不再问合作的事了。

出狱后的这些年,朱迎东始终对派出所、监狱、法院等地方心存敬畏。“心里给自己划了条线,是不能越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