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战火他在淘宝上卖叙利亚古皂

跟着犹太人脚步来到中国

中国义乌,35岁的巴塞尔和他的中国妻子正在将新到的货物塞进仓库。这是一批阿勒颇的手工橄榄皂,在中国的淘宝店铺里,网络买家更喜欢称呼它为“叙利亚古皂”,因为它历史悠久,且工艺原始。

每一年的12月,刚榨取的橄榄油与提炼自海水的氢氧化钠和水混合,并加入月桂油,制成皂液。之后,皂液被倒入长方形的皂池冷却晾干,凝结成翠绿的固体,然后用传统分割爬犁将橄榄皂切成大致均匀的小块,敲上由政府颁发的许可钢印。

皂块会被整齐地堆成垛,存放在当地特有的拱顶皂窖内风干,形成一致的硬度,这个时间通常长达10个月到3年,翠绿的皂面会转化成土黄色表皮,一块合格的古皂就算完成了。中国江南的天气和巴塞尔的故乡截然不同,风干的古皂来到这里,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出油变质。

他需要把这些货物存放在一个特殊的仓库里,保证通风与干燥,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再启封,“打开时才会重现红酒一般的清香。”

这似乎是吸引顾客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他的淘宝店里,顾客会留言“闻到了法国南部的红酒香味”或者“能闻到地中海的季风”。

2011年内战爆发前,巴塞尔曾是叙利亚当地一家中国企业的员工,学会中文之后,只身一人来到上海。

上海这座东亚城市曾是犹太人的战争避难所,也是他们的创富之地。巴塞尔并不忌讳谈到以色列,他就是追随着文献中那些犹太人的脚步来到这里,“他们抢占戈兰高地的行为是错误的,但他们的生意头脑却让人印象深刻。”

把家安在上海,他的生意最终落在义乌,这个中国著名的小商品集散地吸引了许多叙利亚“淘金者”,巴塞尔在这里不会感到孤独。

叙利亚人的身份显然为他的淘宝店增加了不少的信誉分,“阿勒颇曾经遍地都是古皂工厂,战争让大部分工厂停产,但我知道从哪里可以弄到货,然后想办法把东西运出来。”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背后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劫难与苦痛。

亲人在战火中死去

叙利亚素有“中东火药桶”之称,战火常年弥漫在这个国家的上空,持续不断的冲突和残酷的杀戮让这里的人们饱受苦难。为了躲避战火,很多人被迫放弃土地,背井离乡。

巴塞尔说,因为战争,在叙利亚的很多亲人离开阿勒颇,到其他城市去避难。“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愿意离开叙利亚,他们更愿意留在国内,除非家里人因为战争死了,他们无处可去,为了其他活着的人,才会想办法去其他国家避难。”

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物价飞涨,曾经可以买一家人一顿饭的钱,那时候只能买到一个鸡蛋和一小块三角奶酪。

巴塞尔的妹妹每次在深夜听到轰炸声,就会抱着年幼的孩子跑出楼房,跑到空旷的地方躲避。

战场上的生意

曾经身处战火中心的阿勒颇,橄榄园遭到严重破坏,导致橄榄皂的产量随着下降,优质的古皂要么转移到法国生产,要么就是早早地被预订,巴塞尔这样的小商人想要获得稳定的货源,并不是那么容易。

巴塞尔曾经的采购员早就跑了,重担就落到了叙利亚国内的兄弟身上,只要城里的战斗稍微平息,那个年轻人就会抓住机会去看货,“很多次遇到巷战,只能躲在角落里,或者趴在地上装死,他们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即便如此,国内的亲人每次去进货,巴塞尔和妻子心里还是会担心,尤其是从阿勒颇运到机场或者港口的路上,时常会遭遇炸弹袭击。

后来,阿勒颇的机场关闭,只能从阿勒颇运去大马士革,这一路本来没几天的路程,最多的一次走了一个月,“好几天没有信息,以为出事了,最后联系上才得知大马士革边界打得太厉害,运货的队伍走不了,停在那里了。”巴塞尔的妻子说。

淘宝上一年卖出一万多块古皂

巴塞尔的妻子至今还清晰地记得,2011年自己第一次接触古皂时的情景。当时她和巴塞尔结婚不久,也是巴塞尔至今最后一次回叙利亚。

“他从国内带回来三块古皂,拿在手里犹豫不决,说到底是送给姐姐还是送给外婆啊,我看了一眼,长得很像我们以前的老肥皂,我都很嫌弃,三块老肥皂而已,竟然还想不好送给谁。”后来每次有叙利亚的朋友来中国,都会带古皂来,她才知道当地人都是作为礼物的。

事实上,手工橄榄皂在阿拉伯世界都算小众,更别提在中国。当时准备跟巴塞尔在淘宝上卖叙利亚古皂时,很多朋友都说她疯了。

如今,两人的淘宝店“巴塞尔叙利亚古皂坊”一年能够卖出去一万多块古皂,遇到大促时间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战时哈扎姆那个制皂工厂许多员工几乎都靠着他的订单度过难关。

不仅如此,巴塞尔在叙利亚的亲人,也因为古皂生意而在战乱时,能够维持日常的生活,哪怕是后来前往土耳其避难,也不至于沦为难民,而能做到衣食无忧。

随着叙利亚国内局势开始逐渐稳定,越来越多的古皂厂老板回到阿勒颇,整修工厂,恢复生产。货车司机纳赛尔又要忙一阵了,巴塞尔的淘宝店刚刚又预订一批货,下个月就要运往中国,遇到大促时间忙不过来可以选择天猫外包客服。不出意外,当地工厂老板依然会把运输任务交给纳赛尔。

巴塞尔的父母已经重新回到阿勒颇的高中,他们分别教授物理和化学,教育依然是战后叙利亚重建的关键。。

不过,巴塞尔的妻子还是不敢跟着丈夫回去,“在和平的中国生活久了,不敢去战乱的地方。”

其实,对于巴塞尔来说何尝不是如此。战争爆发时,淘宝曾是他的避难所,让他和亲人衣食无忧,战争结束了,他和妻子的淘宝店卸下了供养家族的重担,总算能够回归一份简单的事业。